公司新闻
行业动态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动态

基础教育信息化路在何方

发布者:军之言 发布时间:2018/3/18 14:48:58 浏览次数:


 

  基础教育信息化路在何方

 

军之言

 

这是一个很沉重的话题,而且会有很大争议,歌功颂德固然会皆大欢喜,但现状是,国家投入了数万亿的资金进行基础教育信息化(从 1990 年算起,含电教设备),但现在普遍来说,只能用“很不理想”来形容。对于一个从事基础教育信息化近 20 年的人来说,几乎把自己最美好的年华都投入到这个烂摊子上,又岂可用痛心来形容,即使我们常说要用情怀去做教育,但付出后要得到回报是天经地义的,即使不是财富,也必须是成果,所谓十年树木,百年树人,哪怕是一点点应用的成果,也足以让人欣慰。现在全国教育信息化工作者,不管是教育行政人员、学校管理者,还是专家、企业,都必须反思一下近 20 年来的教育信息化所走的路子,要认清形势、找出问题、取长补短、形成合力,我们才能不忘初心,砥砺前行。文章中会反思一些项目案例,语言会有些犀利,也希望诸位对号入座,发现自身问题,不要再误导教育信息化的发展本质。此文章也希望大家狠批,不破不立,让我国基础教育信息化真正走向正轨。

 

一、路跑偏了吗?

 

客观来说,确实偏了。大凡投钱的事,都应该讲一个投入产出比,而教育信息化方面,打水漂的情况比比皆事,甚至扔在水里都没听到响。国家的钱,客观说,不是你的,不是我的,但是我们全国每一个人的,因此,对于那些投入没有任何产出的项目,确实痛心,想想还有很多地方的学生住着危房,还吃不上饭,而些拥有优势资源的教育局、学校,做这些败家的项目,你们作为决策者,不感到可耻吗?人干什么事,都是利益驱动,这无可厚非,所谓无利不起早,但在利
名得利前,总要干一些实事,对学校、对教育有利的事情。2003 年,我到学校调研“校校通”工程项目落实情况。在京都这样发达地区的农村学校,都花几十万建设了中心机房,而学校的情况是什么呢?校长还在为学校用电费用发愁呢,仅仅因为用不起电,整个机房闲置了几年。而有些学校,校长担心设备用了会出问题,担不起责任,而不让使用。我们姑且不说当时即使用能不能用起来,但上级决策者用屁股决策出的结果,是不是值得反思啊!

 

前几年全国推广的所谓“三通两平台”,更是一件牛头不对马嘴荒唐项目,投入了大量的经费不说,还把国家教育信息化的建设耽误了 5 年,为什么这么说?我一直强调的基础教育信息化必须坚持“推动力在教委,应用点在学校”的观点,中小学校即使再小,也是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,信息化必须体现出整体规划,办公、管理、教学、交流、展示五大应用一样不能少,再加上网络、硬件、师生信息素养培养、应用研究、技术支撑、运营保障等方面的基础建设,才能够让学校的信息化建设从概念到落地,从尝试到常态。“三通两平台”是什么呢?说简单点是将应用建在教育委,然后给学校建硬件、建网络。因为平台是教委的,就带来诸多很严重的问题,一是作为学校领导来说,学校教育软资产(教学经验、教学成果体验到教学资源上)凭什么共享给其它学校?作为教师来说,凭什么把我辛辛苦苦加工的资源分享到教育局平台上?从学校领导那来说就没有动力,对于学校老师来说,更是心不甘,情不愿,可想而知这样的平台应用效果会如何。但对于将平台部署在学校就不一样,学校是每个教师、学生的另一个家,彼此是家长,当然原意来分享。并且容易跟考核挂钩,应用效果自然要好。二是一个教育局上百所学校,每所学校上千师生,都整合在一起,常态化应用会带来很大压力,
比如教师在开课前的 5 分钟导入时间里,经常放一视频来提升教学效果,在极端情况下,一个视频按 50M,一个学校有 30 个班,一个教育局有 100 所学校,那么对教育局的流量要求有多高。如果一个教师上传 200 个资源,一个教育局有 2 万教师,再加上已有的公共资源,资源库的记录数至少是千万级以上的,对于学生评论、教学反思等应用,如果真用起来,一个数据库表就是亿级。软件设计方面,对于数据库是百万级、千万级、亿级有些非常大的设计区别,需要非常多的硬件、带宽做支撑,技术难度也呈几何级上升,这些对于一些区县级的管理者来说,不知道不为过,但对于国家级、教育部级的专家来说,不进行应用规模评估,就说不过去了。还记得刚开始用的 12306 吧,花几个亿做的系统,就是一用就宕机,慢得人们想砸手机,如果不是阿里系的技术出手,就一个 12306,可以让一亿人住进疯人院。三是不管是学校教学、管理,还是学生成长,学校展示,都需要极高的个性化,用教育局的管理平台涵盖学校的应用管理是不可能的,真正的应该是管理在学校,上级是根据自身的需求向学校来提取,比如学生数据、教师数据等,但对于学校自身的管理行为,比如会议管理、用车管理等,教委就别瞎操心了。四是学校应用的整体性。信息化应用其实就是数据管理和数据流管理,而这些数据如果不在一起,就会造成重复管理,管理复杂度将成倍增加。有的人说,在三通两平台基础上,学校需要增加的应用可以自己再建啊。这话说着容易,真正做起来可以把人逼疯。比如多帐号管理、数据同步管理、操作难度增加等,会直接让教师敬而远之。

 

当前信息化建设存在的问题实在太多,真可谓是罄竹难书!好在十九大报告中已及时调整,口号性的东西少了,务实性的东西多了,教育部中小学校数字校园建设规范(看了初稿,有一种想找马桶的感觉,但了胜于无)也将发布,中小学校信息化建设又要走向正轨了。

 

 

二、为什么会跑偏?

 

常言到:先诊病,后治病。对于教育信息化这样涉及到教育发展方向,人才培养、民族振兴的百年大计,各级教育工作者、企业、社会必须要不断反思,要敢于站出来,挑毛病,找问题。知错能改,善莫大焉,教育信息化已经误入迷途,到了不用猛药,不足以力挽狂澜的地步。前几天会展上,诸多企业已开始推所谓VR 教学了,还美其名曰“沉浸式学习”,想想学校信息化的现状,真不知又有多 少学校要掉进这个“VR 陷阱”中。这也是要写本文的一个重要原因,就是想提醒那些当权的教育管理者,攥紧钱袋子,把钱花刀刃上,既要反对不作为,也要反对乱作为。回到分析跑偏的根源上,我认为以下几点是主因:

 

1、引领误导、水土不服

 

  教育信息化是涉及教育、教学、技术、开发、应用等多学科跨界的综合建设 和应用。没有深厚的实践基础,根本就没有发言权,大家可以从网搜一下当下当红的所谓专家。看看他们的履历,有哪些真正在学校一线工作过,不亲身经历,何谈感悟,无异于让公鸡下蛋,让母鸡打鸣,只能纸上谈兵,成为某些利益集团的轿夫而已。更有些肚子里没墨水的专家,直接拿要外的东西来包装自己,在不知道这些理念是否正确的情况下,就拿来忽悠,把中国的学校当小白鼠,着实害人不浅。举一个例子:曾经大火于南方的 (慕课)现在已经麻木,MOODLE(魔灯)已经油干。

  这是号称基础教育慕课引领的平台,登录进入看到的第一道题就是这样,晕!

这里特别说明一下。慕课对于大学教育、职业教育来说,是一个非常发的平台,但引入基础教育,则有很大问题。中小学生必须把学生的主体放在课堂,必须在教师的指挥下开展学生,这是学生的认知水平、自我约束能力、学生心智培养要求决定的,这也是班级教学的本质。将 MOOC 引入中小学完全是误导。

 

2、朝令夕改、反复重来

 

教育信息化开展 20 多年来,政策上不变化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,虽然由于不同时期认识上有一定局限,但更大的原因是没有按科学办事。很多地区的项目就是为了达标、有面子、玩政绩。信息化以领导的喜恶、商业利益等人为因素而不断改变,总是希望做到人无我有,而不是把心事花在人有我精的心态上。导致应用不断重来,数据不断重复录入,师生使用习惯不断改变,极大伤害了学校、师生使用的积极性。教育信息化也一直在做圆周运动,花了很多钱,出了很多力,就是不见成果。很多学校还存在着校长一上任,就来一次信息化建设的大运动,重搭锅,另起灶,还没等折腾出个明堂来,人又换了地方。

 

3、建者不用、用者无权

  自从“三通两平台”提出后,所有行政管理单位都将信息化的权力进行了回收,从国家、省市到区县,都在建自己所谓的“三通两平台”,而恰恰是教育信息化的使用群体,学校这一级,反而丧失了自主建设的权力,这即导致了学校使用没有积极性,也存在着上级建的平台与自身信息化建设需求不匹配的问题,理论上,三通两平台在国家层面上建设确认是有必要的,这可以共享全国资源,给师生一个可以免费获取资源的场所,但省市、区县再建就是多此一举,甚至是心存不良。使用者没有发言权,自然是消极待工,敬而远之,且看堂堂的国家级的平台,2016 年的一个资源,浏览者仅仅是 21 次,是何等荒唐!

 

4、商业绑架、虎头蛇尾

   当前教育信息化奇葩的一个现象是信息中心、电教馆领导屁股后面跟着一大群公司,甚至有些公司直接到教育局、电教馆设立了办事处(租房形式),谁不知道“吃人嘴短,拿人手短”的道理?其结果是没有项目创造项目,小项目运作成大项目,出了问题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,教育信息化领域已经成了腐败重灾区,四川、青海等诸多地方,都曾大面积塌方过,虽然教训极为深刻,但现在依旧是前扑后续,如蛾扑灯,更重要的是,严重影响了教育信息化的健康发展。

5、虚荣心态、面子工程

教育需要传承,信息化更需要传承,这是不一句口号,而是必须要落实到行动上,信息化本身就是一件非常复杂的工程,而管理者又希望自己建的项目独一无二,总是希望做到全国领先,于是不管自己的地区是否具备条件,只要是高大上的就敢上,真是花着国家的钱不心疼。有的学校,一次性上几十 T 的存储,服务器直接上十几万一台的,结果几年下来,积分的数据才几个 G,这几经不能用浪费来形容,这本身就是渎职,是犯罪。循序惭近是教育信息化的基本要求,硬件飞速发展的今天,再好的设备,三五年就过时,千万不能玩高大上。必须先看一看自己地区、自己学校、自己的师生是几斤几两,不顾实际情况,拿国家的钱玩高端,甚至采取 PPP 模式,打肿脸充胖子,搞成了一个个烂摊子。希望所有学校都照一照自己,教师有没有电脑用、教室有没有电脑用,这些都不具备的,你们学校是不是已建了录课室、是不是还想建创客实验室,如果是这种情况,尽管骂死那些用屁股做决策的人,他们必遭天谴。现在更要预防的是用 VR、AI 等新的东西忽悠学校,也希望学校睁大眼晴,别再当傻子。

 

这样说并不是让学校拒绝接受新鲜事物,相反,要本着研究、育人的心态, 引进一些真正用起来的项目,比如培养学生动手、动脑的项目,象北京朝阳区李毅老师发起的机器人项目,带着兴趣小组用实际行动,真心探索,并积极参加各种活动,对小组学生的培养是不可估量的。现在有一个在线平台,只要你扫一下书上的试题,立马出现答案,真是智能,但你的平台智能了,学生的大脑就要智

障了,这样的平台,我们也只能呵呵了。  

三、敢问路在何方?(应网友之问,先整理这里)

像教育信息化这样庞大的系统工程,想让谁以一人之力,指出一条明路是何其艰难!但 20 多年的教育信息化之路,在不断的自我否定中,也已经积累了非常多的反思,饯行了成千上万个探究,对未来信息化建设会起到非常好的借鉴作用,既要坚持以前的敢作为,同时也要防止乱作为和不作为。十九大对教育信息化已指明了道路,杜占元副部长在解读十九大报告针对教育信息化的指导时,提出了“八个坚持”(限于篇幅,进行了省略):

一要坚持把推动和服务教育改革发展作为教育信息化的根本目的。通过在教育教学与教育管理全过程的深入应用,使教学更加个性化、教育更加均衡化、管理更加精细化、决策更加科学化,实现信息时代的人才培养目标。

二要坚持把信息技术与教育教学实践深度融合作为核心理念。通过将信息技术引入教与学的全方位和全过程,最终实现以信息化引领教育理念和教育模式创新,发挥在教育改革和发展中的支撑与引领作用。

三要坚持把应用驱动作为推进教育信息化的基本方针。以应用为导向,以基础建设营造应用环境,以教学、科研拓展应用渠道,以培训促进应用效能,以评价提升应用水平。重点推进“课堂用、经常用、普遍用”这“三个用”,实现从少数人应用到广大师生普遍应用,从课外应用到课堂教学主战场应用,从展示性应用到日常性教学应用,逐步形成普惠效应。


 

四要坚持把同时发挥政府和市场的作用作为机制创新的优势。坚持政府和市

“两条腿”走路、把“看不见的手”和“看得见的手”都用好,探索形成“政府政策支持、企业参与建设、学校持续使用”的机制。

五要坚持把转变观念和培训提高作为推动工作的重要抓手。六要坚持把试点先行、以点带面作为推动工作的基本方式。

八要坚持把适应国情、因地制宜的应用模式创新作为基本导向。各地和各学校结合实际,因地制宜,在教育信息化应用模式方面进行了形式多样的探索,形成了一些典型案例和行之有效的应用模式,包括资源共建共享模式、教师应用模式、课堂应用模式、数字校园模式、网络学习空间模式、校际应用模式、区域整体推进模式、管理信息系统应用模式等。

以上八点的核心就是“实践和应用”,但在实践和应用过程中,我们必须认清信息化的三大本质:一是支撑性,信息化是起到各项业务的支持作用,但关键点还是各业务,离开业务对信息化的需求,信息化无从谈起,这就也是目前很多项目是伪需求而无法落地、常态化用的原因。二是服务性,信息化原有业务单位在网络、硬件、软件、应用等多方面增加与传统业务不相关的新需求,而这些需要往往不是原有单位业务能力所能承担的,一旦这方面存在问题,就会导致信息化应用环境瘫痪,使得业务单位对信息化产生很大的恐怖和逃避心理,很多信息化与学科整合教研活动,教师担心的不是课怎么教,而是担心设备和软件会不会出问题。三是整体性。信息化建设必须保持一个整体,不能各建各的,所谓的单点登录、数据同步等技术,全都是技术单位忽悠钱的,是不得已而为之。“八大坚持”要根到底就是要中小学校要走数字校园建设的道路,而且要以学校为基点, 

把基础环境建设(含网络、硬件)、应用建设(含软件、研究和培训)有机结合

起来,让学校的实体空间和数字虚拟空间有机结合,这才是信息化的正确之路。因此,快速从“三通两平台”建设转移到以学校为基点的数字校园建设,将是我 国基础教育信息化的重中之重。当前可喜的态势是基础教育数字校园建设规范即将出台,这既是对数字校园建设的肯定,同时也预示着基础教育信息化工作重点的转移。

数字校园建设是一个整体的概念,可以说是一个筐,办公、管理、交流、展示、教学各项业务都能装。但方向已定,但又如何达到我们的目的地呢?会不会还是一条没有结果的路呢?其实不是,以前诸多的建设项目,归根到底是在运作项目,基本上都是在运作钱,为商业利益也好,为个人利益也好,都希望信息化给某某群体带来实惠。加上新的市场营销手段,就会出现所谓一元中标的丑闻。这些问题的实质是因为利益驱动,缺失了目标考核,即使有考核,也是做秀式的走形式。鉴于此,李克强总理早就提出了解决方案,那就是通过购买服务模式进行教育信息化建设,这是避免各个项目虎头蛇尾的灵丹妙药(不知有多少企业会恨死我,多少当权者想灭我,在这里特别说明,请找对发泄的对象!)。把一次性投入变为持续性投入,把对产品的验收变为对服务的验收,真正受益的是政府、用户、企业,这样信息化企业才会出现百年老店。赶跑那些打一枪就跑的关系型企业(有些企业就是为某项目运作而成立的),才能净化商务环境,这对企业来说怎么说不是好事呢?服务模式将是未来基础教育信息化的康庄大道。

找到了方向,指明了道路,并不意味着我们就可顺利到达终点,正所谓前途是光明的,道路是曲折的、路途是艰辛的。在教育信息化这个江湖中,到处是杀人于无影的高手,正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,教育局、学校稍不注意,就会掉进形

形色色的圈套中,死人都能领社保的环境下,我们必须要擦亮眼睛,不仅要以人民的名义去做事,更要以人民的名义去监督,砍掉篱笆,轻装上阵。其它挖掘到好的服务并不难。只要采取以下三点,项目执行单位想造假都难。

一是设置前置条件,在选一家服务企业时,必须要看到企业的产品,坚决不要选那些只玩概念的企业,必须把产品试用和产品开放作为前置条件。产品试用, 是挖掘产品功能与用户需求是否匹配。产品开放是避免未来受到用户的绑架,产品开放包括接口开放、数据开放和代码开放。这些开放不一定是对最终用户的, 但合同条件中必须包括承诺免费开放给用户或续接服务的企业。这些前置条件能够承诺,也说明承接服务的企业有担当,值得依赖。

二是设置服务指标。服务指标包括服务范围、服务内容和服务承诺,这方面会有标准的模版可供参考。“我花钱,你办事”是一句和稀泥的屁话,必须做到

“我花钱,你把事办好”。

三是设置服务量化考核指标。把量化考核指标作为支付服务费用的重要条件, 必须提前量化好,以此作为衡量服务是否到位的依据。量化指标设定包括哪些业务已常态化应用,产生了哪些结果,什么等级支付什么样的费用等。必须让服务单位头上悬一把利剑,才能避免时间长了产生的惰性,丧失责任意思。考核指标和考核工作必须由上级来落实,上级单位职责要从负责建到负责评过渡,真正发挥上级的领导作用。

从事教育的企业是伟大的,有教育情怀的人是伟大的,我们处于伟大的时代,让教育信息化因我们而伟大。